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娇宠悍妻:将军,来种田!》农家悍妻抢个将军来种田 YAOI 娇宠悍妻:将军,来种田!完结版

更新时间:2019-11-11 12:30:31

《娇宠悍妻:将军,来种田!》农家悍妻抢个将军来种田 YAOI 娇宠悍妻:将军,来种田!完结版 已完结

《娇宠悍妻:将军,来种田!》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昕玥格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阿盛,孟老六

完结小说《娇宠悍妻:将军,来种田!》是昕玥格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阿盛,孟老六,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却说云舒娘仨带着断绝关系书和五两银子回家之后,三人坐在小凳子上望着桌子上放着的书信和钱袋都沉默了。 罗清漪一脸凄然,眼眶微微泛红...展开

《娇宠悍妻:将军,来种田!》免费试读

却说云舒娘仨带着断绝关系书和五两银子回家之后,三人坐在小凳子上望着桌子上放着的书信和钱袋都沉默了。

罗清漪一脸凄然,眼眶微微泛红,云舒知道她是想到了毫无音讯的云盛了。

云馨眨巴着眼睛,虽然不说话,不过看她那兴奋的小眼神就知道她盼着这一天好久了。

云舒的心情也跟云馨一样,云家就是个填不满的无底洞,能够早日脱离他们才是正途。

“娘,你是不是想到爹了?娘,你别伤心了,我知道你怕爹责备,没关系的,这都是我自己的主意,等以后见到了爹,我会跟他说清楚的,不会让爹责备你的……”

“傻孩子啊!”

不等云舒说完,罗清漪已经按住了她的手,抹了一把眼泪笑道:“娘不是在担心这个,娘是在想你爹曾经跟我说过的话。”

说过的话?

云舒姐俩儿好奇地看着罗清漪。

她叹了口气,说道:“当初你爹救了梁家老爷,梁老爷以双方结亲作为答谢。后来你阿奶就明里暗里地说过要我们将这门亲事让给你小姑。其实你爹也不觉得梁家多好,是我心疼你不想让你跟着我们再过苦日子了,所以没让你爹答应。可是现在想想,还是你爹说得对啊!你爹说,舒儿若是个好命的,就算不嫁进梁家也能过上好日子。若真是个苦命的孩子,就算进了梁家也不得善终啊!”

云舒心头一震,说实话她是万万没有想到云盛居然会看得这样通透。以前她只是感谢这个便宜爹能让自己少点破绽,可现在,她是真心地想要见见这个爹了。

只是可惜,不知道此生还有没有机会再见他一面。

娘仨正说着话,突然听到院子里的野鸡咕咕地叫了起来。

“来人了!”罗清漪喊了一声,赶紧站了起来。

娘仨出来一瞧,果然见到一老一少正笑吟吟地站在大门口,那只野鸡虽然被关在笼子里,可那凶悍的模样依然有些骇人。

“阿盛家的,你这野鸡养的挺好,都能当看门狗用了啊!”

老人呵呵笑着,也不用年轻人搀扶自己就进了门。

罗清漪赶紧迎了过去,笑道:“大伯怎么来了?快来屋里坐。”

来人正是云水村的村长孟老六,他的身边跟着的是他的大孙子孟祥东。

云舒对孟祥东可是熟悉得很,年轻有为学富五车,是云水村第一个秀才,也是良河县最年轻的秀才,连县丞对他都稀罕的呢!

“孟爷爷好,祥东大哥回来啦?快坐吧!”

云舒十分有礼貌地打了个招呼,这个老村长为人热情处事公正,在村子里很有威望,云舒对他也很是敬重。

孟老六怜爱地摸摸她的头,笑着点点头:“听说舒丫头不怕水了?好,好,你爹水性那么好,若是你没能继承他的好水性,真是可惜了呢!”

“正是如此。”孟祥东也笑着点点头,虽然他话不多,不过给人的感觉很舒服。

将两人让进屋里坐好,云舒又给两人倒了杯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孟爷爷,祥东大哥,我家没茶叶,你们喝点儿水吧!”

“什么茶叶啊,喝水就挺好。”孟老六爽朗一笑。

孟祥东则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笑着点点头:“爷爷,婶子家的水好像也比咱们家的水甜呢!”

都是从村南的小河里挑的水,哪里有谁家的水更甜一说?

云舒被他这蹩脚的笑话逗得一乐,笑得眼睛弯弯的。

孟祥东看了一眼,眼中笑意更浓,低头将杯中水喝了个精光。

“大伯,您今儿过来是有事吧?”罗清漪当先开口问道。

孟老六点点头,看了看桌上还未来得及收起来的断绝关系书,叹道:“阿盛家的,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你们一家居然会弄到这步田地。不过断绝了关系也好,以后你们一家三口就有安生日子过了,再也不用受那边的气了。”

罗清漪带着两个孩子,日子多难过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身为村长,孟老六自然也没少让家里人过来接济她们。

“祥东,拿出来吧!”

孟老六对孙子说了一句,就见孟祥东从怀里拿出了一个钱袋,那钱袋沉甸甸的,看上去还不少呢!

“阿盛家的,这里边是三两银子,你拿着……”

孟老六将钱袋推了过来,立即被罗清漪拒绝了:“大伯!这银子你收回去,我不能要你的钱。我们的日子不难过,真的!舒儿现在可能耐了,我们开始挣钱了!”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孟老六咳嗽了一声,说道:“这三两银子不是我给你的,是阿盛留在我那里的,我现在是物归原主,这钱本就是你的!”

云盛留下的?

这下不仅是罗清漪,连云舒都怔住了。

“唉!”孟老六叹了口气,将事情原委一一道来:“这事儿还得从阿盛救了梁家老爷说起,他突然找到我说想要在我这里存点儿钱。你们没有分家,所有人挣到的钱都得交到你婆婆手里,这点我是知道的。所以他找我存钱,我就知道这事儿不对付。”

老村长咳嗽了一声,喝了口水继续说道:“一问我才知道,阿盛是想给两个闺女存点儿嫁妆,他又担心自己乱花就想着放到我这里了。没想到阿盛突然出事,我当时想着赶紧把钱拿出来给你们用,不过祥东说还不到时候。现在你们跟他们断了关系,这钱就是你们的了,我也该拿出来还给你们了。”

孟祥东也点点头,目光灼灼地看着云舒:“虽然阿盛叔走了,不过有大家的帮助你们的日子也能过下去,所以我才没有……”

“祥东大哥,我都明白的。”

云舒点点头,对孟祥东很是感激。说实话她很感谢孟祥东没有同意将钱提前拿出来,以云家那边的德行,定然会对云舒娘仨一顿搜刮,这点儿钱绝对会被他们抢走的。

听到云盛居然留了钱给她们,罗清漪的眼眶顿时又红了,声音哽咽道:“阿盛他,他居然……”

刚刚她们还在说云盛,现在就听到他偷偷留钱的事,看来云盛比她们娘仨看得都更透彻啊!

“阿盛家的,你先别哭了,把钱好好放起来!还有,你这肚子,到底几个月了?”

按说这种事不该孟老六一个男人来问,但村里的风言风语实在是太多了,虽然大家绝大多数都是热心肠的人,可他们也都只是看罗清漪带着两个孩子不好过发善心。若是让他们知道罗清漪在云盛出事没多久就偷汉子,他们定然不会再来接济娘仨了。

云舒心中明白,也暗道难怪自从罗清漪露出孕相之后,村里人对她们的热情就比往常少了许多,敢情是大家觉得自己的好心施舍错付给了不守妇道的女人啊!

虽然难为情,不过这件事还是要说清楚比较好。

罗清漪也明白这个道理,擦了眼泪郑重道:“大伯,我不跟你说假话,这孩子六个多月了,绝对是阿盛的。”

“是啊,孟爷爷,洪郎中说我娘怀着身子的时候总是吃不好睡不好,所以肚子里的小弟弟才会长得又瘦又小的。”云舒也赶紧附和道,她知道村里不少人都以为罗清漪跟洪郎中有一腿,所以她才会故意这样说。

都说越描越黑,若是坦然面对便更显心中无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