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妖臣本色:殿下请躺平》妖臣本色殿下请躺平免费阅读 蕾丝 妖臣本色:殿下请躺平字母文

更新时间:2020-01-12 12:05:09

《妖臣本色:殿下请躺平》妖臣本色殿下请躺平免费阅读 蕾丝 妖臣本色:殿下请躺平字母文 连载中

《妖臣本色:殿下请躺平》

来源:作者:风沙飘飘分类:架空主角:赵福全,杜茗

完结小说《妖臣本色:殿下请躺平》是风沙飘飘最新写的一本架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赵福全,杜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烟青,走,咱先上去看看下回来该提前订哪个位置。”说完,杜茗拉着烟青就要往楼上挤,见那小厮还想过来拦着,杜茗顺势瞅了他一眼,“我...展开

《妖臣本色:殿下请躺平》免费试读

“烟青,走,咱先上去看看下回来该提前订哪个位置。”说完,杜茗拉着烟青就要往楼上挤,见那小厮还想过来拦着,杜茗顺势瞅了他一眼,“我不过上去看看,有何不可的,莫不是店家想不认账吧?”

杜茗这样一说,那小厮也没理由再拦了,这一旁有多少客人在那看着呢,万一闹起来,名声坏了,损失的就不止一个包厢的银子了。

见那一主一仆正在往楼上赶来,厢房里,盛渊祈轻轻放下了手中茶杯冷声道,“赵福全。”

“在!爷,奴才这就把那个小兔崽子给你逮过来!”赵福全乐呵呵地应了声,就要往门外冲去。

岂料盛渊祈比他的动作更快,一个脑瓜儿嘣就把他给拦了下来,“谁让你去逮人的!”

“爷,”赵福全摸着被敲得生疼的脑袋,胖乎的脸上挂着的全是委屈,“奴才这不是看您之前还生着这小兔崽子的气嘛!”

赵福全是个什么性子,盛渊祈心里岂会没数?

宫里的太监大多看脸色吃饭,虽然赵福全跟了他多年,但是也难免有那些太监们捧高踩低的毛病,他也懒得去计较。

“朕告诉你,快去打听打听这包厢里可有后门,咱们现在就从后门离开。”那杜茗没见过赵福全,即便打了照面,也没什么要紧的。

“啥?”这下子赵福全可彻底懵了,他跟了皇上这么多年,可从来没见过有谁得罪了这位,不仅没吃罪,还能让皇上避着走的!

他这不是没睡醒,在做梦呢吧!赵福全悄悄地掐了一下胳膊,嘶,疼!

“磨蹭什么,还不快去?”盛渊祈微微皱眉,一旦他冷下脸来,那无形中的威压,让人小腿肚子都发抖。

赵福全不敢耽误,连忙转身去了。

“公子,我已经跟您说过,这楼上包厢确是满了,您要是硬闯进去得罪了客人,对您也没好处不是?”包厢外,那小厮软声劝着,正做着最后的努力。

这包厢满没满其实这小厮也不知道。

他方才拦住杜茗,一则确是有赖账的意思,二也是怕这愣头愣脑的爷,别又把包厢里其他贵客给冲撞了。

杜茗在楼上瞅了瞅,她当初一共就设计了三个包厢,其中有两个亮了灯,里面觥筹交错不绝于耳,里面肯定有人不错,至于这剩下的一个嘛……

宁可错过,不能放过!

杜茗走到那厢房门前,“嘭”地一声推门而入,口中还一边说道,“兄台对不住,实在打搅了!”

可房间内除了半壶温热的茶水,并无半个人影,这包厢果然是个空的。

不对,是有人刚刚离开了。

杜茗微眯着眼轻笑一声,不论如何,离开这人算是帮了她一个小忙,如此一来,这茶楼便给她捉住了一个痛脚,看这店家以后还敢做言而无信之事?

她转过身向那小厮吆喝起来……

此时从一道小门出来的盛渊祈,远远瞥了那茶楼一眼,当初他觉得这茶楼经营得别有一番味道,远不像一般酒家茶肆那般俗气,便下令让内务府买了下来。

却不想内务府那帮迂腐之辈,竟把这好好一个观风赏月的地方管成了这般模样,甚至连言而有信四个字都抛了,若是日后被人查出这茶楼竟是属内务府的,岂不是被人笑掉大牙?

他回去之后倒要看看这到底是谁经的手。

赵福全闻了闻自己身上那一股霉味,实在想不通爷今天干嘛逼着自己遭这般大的罪呢?要知道那后门多少年都没人走过了,他们这一趟,走得跟开荒似的。

“爷,”赵福全急急走到盛渊祈身前旁,为他拍去衣角上沾染的灰尘,“咱就在包厢里有什么不行的,那小子还敢闯进来不成。”

再说了,就算闯进来又怎样,他还能跟皇上比官职?

“他倒是不怕闯进来,”盛渊祈不知想到了什么,语气里恨恨地,着实有几分恼意,“就怕朕要制的罪,他受不起!”

欺君之罪,他如何能受得起,倘若不制罪,皇家颜面又何存,倒不如,睁只眼闭只眼,反正日后,有的让他去还!

赵福全隐约间看见有一丝冷笑从皇上脸上滑过,顿时惊得全身血液一凉,皇上竟然露出了这个表情,不知道哪个该死的又要倒霉了!

此刻杜茗悠然地坐在包厢里,享受着那小厮给她准备的满满一桌佳肴,杜茗看了一眼,全是茶楼里的经典,有趣的是,其中有几道菜品还是她前世设计的,没想到竟一直留存到了现在。

台下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说起了书,那先生的嗓音抑扬顿挫,咏唱吟哦之间竟给她一种回到前尘的错觉。

前世她最爱的位置,恰好也是这里。

这个位置其实是她专门令人设计的,这里视野宽阔,在楼下而言,却又恰好是视觉盲区,在这酒楼是个绝佳的所在。

倒不知刚刚离开那人是谁,想必那人也是寻到了这样一个好位置,才肯点一壶茶,在这里清坐。

杜茗的目光轻轻从房间扫过,当她看到一卷字画的时候,忽然顿了一下,哟,她怎么差点把这么个大宝贝给忘了。

“烟青,你再去楼下给我沽一壶酒来。”杜茗懒声吩咐着,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让她知道比较好,要是杜家对她的身份起了疑心,她可就无枝可依了。

烟青得了吩咐,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是乖乖去了,毕竟任谁也能看出今天少爷的心情很好,她可不愿扫兴。

待看到烟青下楼,杜茗急忙走到那幅字画面前,那幅画摹绘的是姜太公钓鱼,杜茗在画上鱼钩处轻轻一敲,旁边一个小暗格立刻弹了出来。

那暗格里藏着一个藏青色的包裹,杜茗颇有些惊喜地打开看了一眼,没想到这东西还在,她如今可正好用得着。

包厢外脚步声传了过来,应当是烟青回来了,杜茗急忙把暗格推了回去,小包裹直接揣进了怀里。

待两人从茶楼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向晚。

令杜茗没想到的是,进了杜府以后,还有一个更大的麻烦正等着她。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