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悍女掌权人》 诱受 悍女掌权人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1-14 16:12:43

《悍女掌权人》  诱受 悍女掌权人免费阅读 连载中

《悍女掌权人》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八百将军分类:玄幻言情主角:阿唯,杜斯法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悍女掌权人》的小说,是作者八百将军创作的玄幻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迷之深林此刻死亡般沉寂,完全不像刚刚才发生过骚动的样子。林中的鸟兽本能的躲藏起来,逃离将要发生的灾难。 今晚是兽潮之夜,在兽潮之...展开

《悍女掌权人》免费试读

迷之深林此刻死亡般沉寂,完全不像刚刚才发生过骚动的样子。林中的鸟兽本能的躲藏起来,逃离将要发生的灾难。

今晚是兽潮之夜,在兽潮之夜,所有有灵性的兽类会突破自然的禁锢,寻求进化,进化成功则化Cheng人型,说不定还能拥有智慧;若是失败则永远是畜生,永远是被宰割的一方。

艾斯珐琅星球有两个天然的卫星,灵吉和砂卡,意思是智慧和力量。灵吉如同地球的月亮一样,每晚才看得见,而砂卡只有白天可以看见,它总是远远的挂在南方。灵吉和砂卡每二十年相会一次,这一日便是兽潮之日,夜间是百兽进化成功率最高的时候。

每二十年一次的兽潮是野兽鲤鱼跃龙门的日子,野兽成功进化的概率比细胞融合繁殖成功的概率还低,但这无疑也是延续种族的方式之一,所以各大家族会放养一些有灵性的野兽,而兽潮之夜对于每个野兽都是唯一的一次机会,一次失败就永远不能再进化。

杜斯法尔站在森林之中,周身散发出强烈的气,方圆五十里都被他白色的气笼罩着。他一动不动如同雕像,好像快要被糅合到夜色中。

来了!杜斯法尔缓缓睁开眼睛,周身的气息变得尖锐。

“杜斯法尔交给我,你去找阿唯尔,可能还有其他能力者。”诺比沁不想梵和他一起被杜斯法尔缠在这里,他们必须赶在兽潮开始之前将阿唯尔抢回来。

诺比沁释放出强烈的威压,抗衡着杜斯法尔锐利的气息。

“都给我留下。”杜斯法尔闪电般腾起,手执长杖攻击过来。

强大的武力气息激烈摩擦碰撞,方圆百里风鸣雷喝,林中飞沙走石,白刃相接。粗壮的树木被拦腰折断漩入高空之中,然后瞬间爆碎,几股异彩流光之气峥嵘交锋,一声炸响,葱郁山林瞬间只剩枯枿朽株,化为不毛之地。

那三人却丝毫不受影响,闪避灵活进攻迅猛,身形婉若游龙。杜斯法尔分身牵制着两个高手,他要尽力拖延为班塞迪争取时间。

“梵,兽潮快到了,要赶快找到阿唯尔。”诺比沁旋身一个飞踢,杜斯法尔执仗一挡,这脚力道十足,艾斯法尔被生生逼退了几步。梵趁空隙甩出一鞭,杜斯法尔又是一避。

“回见。”梵成功摆脱杜斯法尔,欲循着阿唯尔残留的气味追踪。

杜斯法尔迅速凝气,周身的气息变得诡异,空间开始扭曲。

“梵,快结印挡住-——”

“定影术——”

诺比沁和杜斯法尔同时出声。梵没有料到杜斯法尔居然使出特殊能力对付同为贵族的他,结印晚了一步,被老实定住。显然这三人并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克敌,否则整个迷之森林都会被掀个底朝天。梵因为年轻所以实战经验略逊一筹,不过他倒镇定,索性闭上了眼睛专心冲破禁锢。

森林深处中心,充斥着躁动,整个空气中弥漫着恐怖不安的气息,野兽开始进化了。它们相互撕咬搏杀,瞬间血液喷射、肝髓流野,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恶臭是兽潮最好的祭礼。

阿唯尔微微蹙眉,刺鼻的腥臭迫使她慢慢清醒过来。她缓缓睁开眼睛,吃力的环视周围,看见了班赛迪和另外一个身影。那人火红的长发及腰,身穿黑色兽皮,腰间系着白色的雪狐毛皮,露在外的手臂和长腿肌肉紧实,线条紧致优美,没有一丝赘肉。

“醒了。”红发雄性薄唇微启,用细长的凤眼瞟了一下阿唯尔,这种眼神很是*勾*引人。

阿唯尔这才看清雄性的面孔细长的丹凤眼,高挺的鼻梁,微薄的嘴唇很是性感,这又是上天的一幅完美杰作。

“你是?”阿唯尔舔了下干枯的嘴唇。

班赛迪打断两人,“杜修大人,兽潮开始了。”

“为了这么个弱小的家伙。你把我诓来,我不介意现在就把你扔到野兽窝里。”杜修没好气的说。他是欠了杜斯法尔一个人情,所以这次来还人情,可是当他看到这么一个没有还击力猎物,瞬间怒火中烧,简直是拿砍牛刀杀鸡。

“我去找诺比沁和梵单挑。”杜修扛起他巨大的兽骨刀向外走去,然后将刀鞘插入结界边缘,“结界我已加持,你就在这看着她。”

“你们还真是大手笔,为了活捉我这个渣,又找来了一个特殊能力者。”阿唯尔拨弄着火堆,火中干柴噼啪炸响。

“现在又只有我们两个了。”班赛迪痞痞的笑道。

阿唯尔没有接他的话,自己缩在角落中,开始发呆。

班赛迪有些尴尬,咳了两下,继续说道:“今晚是兽潮之夜,你也闻到了血腥味吧,呆在这里等潮兽结束我们再离开。”

虽然野兽进化的地方离这里还有些距离,但班赛迪总觉得有些不安。

“离开?去哪?帝都吗?长老院非要拿我做实验吗?那我还不如死在这里。”阿唯尔像是自言自语,语气并没有很激动,好似闲话家常。

“是诺比沁亲王把长老院妖魔化了,帝都那边没有你想的这么可怕。”

“哦,是吧,不会杀我,也不会解剖我。就是把我关起来,是这个意思吧。”

“你还是可以自由活动的……”

“只不过在你们的监视之下,对吗?”阿唯尔叹了口气。

“我没什么可以提供给长老院的,我连自己是什么种族,来自哪里都不知道,甚至…连自己的性别都不清楚。我也有很多疑问,你们谁给我解答,在你们眼中我就是个怪种吧。”阿唯尔眼神涣散的看着火光,她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些,对一个陌生人发这样的牢骚,也许因为今天太累太怕了,她觉得精神快要受不了了。

忽然泪水啪嗒啪嗒的滴落,阿唯尔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哭,她只是好想沁,这一切真是他的意思吗……

班赛迪没有温柔的安慰她,也没有呵斥她懦弱,他觉得自己做什么都多余,因为阿唯尔现在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而他被拒绝在门外。

山林间充斥了野兽的嘶吼声,那种惨烈的叫声让人发毛,血腥味越来越浓郁,整个山林都在战栗着。阿唯尔被呕吐欲拉回到现实中。“班赛迪,我要吐了,我受不了了。”刚一说完,阿唯尔就吐出一口污秽物。

“你,真……”班赛迪捂住自己的口鼻,野兽的基因使他的嗅觉特别敏感。

“呕,呕……我要喝水……”阿唯尔觉得自己的胃和胆汁都要被吐出来了。

“你,哎,你别动,我去找点水来。别出结界,这里最安全。”

“我,不会出去的。呕……”

班赛迪身体一闪便消失在丛林之中……

野兽的嘶叫一声高过一声,阿唯尔开始颤抖,虽然有结界,但是浓郁的血腥和杀气让人绝望。如果不是沁曾经教她稳定气息的方法,恐怕她早就克制不住恐惧**了。这就是武力值绝对的差距,带来的震慑与恐惧,阿唯尔肯定这次兽潮中会出现一个厉害的家伙。

随着野兽争鸣愈演愈烈,诺比沁的心也越来越烦躁不安,注意力完全不能集中,片刻之间就生生吃了杜斯法尔和杜修的几招,喉中一股腥甜,血顺着嘴角溢出。

“喂,诺比沁,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认真接招。”杜修手臂轻巧的挥动着兽骨大刀,朝沁斩去。沁侧身一让,一个后空翻跳到了树上。被兽骨砍到的地面,顷刻间撕裂成一道几十米的地痕。杜修一个纵身也跳到树上。

嗷-——嗷——

山林深处一声野兽怒吼,打断了所有人的动作,这个叫吼声宣告着兽潮之王进化成形。

不好,刚成形的兽人会马上猎食。诺比沁,心里一惊,一刻也不想纠缠下去。梵也感觉到事情不妙,他与诺比沁对视一眼,双方心思了然。

“她不会有事的,结界很安全况且还有杜修的武力加持,先解决我们的问题。”

杜修和杜斯法尔双双挡住沁和梵的去路。

“让开,若阿唯尔有事,我会让整个长老院和秘罗啼家族陪葬。”诺比沁紫色的双眸透出猩红之色。

“奉陪到底。”杜斯法尔也毫不退让。

“那个武力渣到底有什么特别的,我看她就是一废物嘛。值得你们这么争?”杜修满脸鄙夷之色,不以为然。

“杜斯法尔你真想两败俱伤吗?这样未免本末倒置了。”梵收起手中的长鞭,挂入腰间。

“只要你们放弃,我马上带你们去找她。”杜斯法尔并非真想斗到你死我活的地步,现在是他谈条件的时间,他不会就这么退让。

既然诺比沁赌在前,他就敢赌下去。

“不可能。”诺比沁虽未松口,其实内心已似火烧。

“再死磕下去,恐怕阿唯尔连渣都不剩了。”梵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摊摊手。“杜斯法尔再继续下去只有一个结果,不死不休。你真觉得和我们两大家族撕破脸值得吗?长老院目前也不是非得到阿唯尔不可,她还没成熟,对你们的研究暂时没有用处。你这样纠缠,当真只是公事,没有私心?”

梵不以为然的笑着,继续说道:“那孩子真的出事对谁都没好处。长老院想要阿唯尔的外族基因,能不能成功先不说,这八年不光是诺比沁,就连我摩卡勒家族都查不到阿唯尔的一星半点,长老院就能?我给你们一个中立方法吧。”梵看了看诺比沁和杜斯法尔,没有继续。

“说。”诺比沁有些不耐烦,他怎么可能想不到梵的狼子野心。

“阿唯尔成年之前就留在东部,由我和诺比沁亲王共同监护。”梵字字铿锵,他不信杜斯法尔真会直接挑战两大贵族,也不信诺比沁在这种情况之下还会驳了他的要求。一人为私,两人为公的道理诺比沁不会不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