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今晨,易拾阳光》今晨阳光 章节列表 今晨,易拾阳光小白文

更新时间:2020-02-19 16:04:40

《今晨,易拾阳光》今晨阳光 章节列表 今晨,易拾阳光小白文 已完结

《今晨,易拾阳光》

来源:作者:八妖部分类:豪门主角:易铭晨,易少爷

主角是易铭晨,易少爷的小说《今晨,易拾阳光》此文是八妖部原创的豪门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易铭晨把阳今涵送到楼底下,今涵告别三人就走了。易铭晨看着今涵身影远去,那叫一个伤心啊! 凌远住宿条律8规定:男生不得以任何借口进...展开

《今晨,易拾阳光》免费试读

易铭晨把阳今涵送到楼底下,今涵告别三人就走了。易铭晨看着今涵身影远去,那叫一个伤心啊!

凌远住宿条律8规定:男生不得以任何借口进入女生宿舍

“走吧,人家姑娘好好的,咋就看着您这么纠结啊”唐家羿可劲儿摇了摇易铭晨的胳膊。

死小孩真没个眼力股儿,看不出来那叫依依惜别吗?少骞瞥了家羿一眼转身就走。

家羿追上,问,“铭晨怎么回事?以前不见得这么黏人啊”

易铭晨后来别了两人奔工美苑

工美公寓——

易铭晨收拾包袱的时候,公寓门被推开,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生缓步走了进来,身后拖着一个箱子。

凌远住宿条律2规定:凡入住学生必须服从基地统一规定,均为二人公寓

易铭晨抬头,看到一个温文尔雅的男生,闪着琥珀色的眸子,冲着他温和地笑着。

男生伸出手:“请多多关照,袁世伦”

咱们这易少爷吧,别看着在熟人面前整一混世魔王,碎碎叨叨。但是要说在陌生人面前,那可是看着心情办事,高兴了含糊地打个招呼,郁闷了可就真不搭理你了。管你身家底子,在少爷面前一文不值。

可是,今天,咱易少爷高兴,今涵,少骞,家羿都聚到一块了,能不乐颠儿乐颠儿吗?所以,特有风度,伸手:“你好,易铭晨”

工商公寓——

今涵去的晚,进去已经有一个女孩占了左边的床铺,她正在收拾桌子上的东西。

“你好,我叫阳今涵,请问——”

“咦?今涵?”女孩回头看到一个个子差不多的瘦瘦的女孩子正在和她打招呼,很仔细很仔细地打量着今涵。

今涵看着女孩吓着了,一动不动站在那里。俩人就那样僵着。

突然,女孩语出惊人,“我喜欢你!”

哇咔咔——第一天就被雷到了两次,这姑娘也太直接了吧?

“呃,我,我也,喜,喜欢你…”这结结巴巴的话串出来还真的不适应。

“(*^__^*)嘻嘻!我叫骆桥栎,你叫我骆骆,嗯或者桥桥,或者栎栎都可以”骆桥栎非常诚恳的对今涵讲着。

“好,栎栎o(∩_∩)o”

“有!”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两个傻姑娘对视着,嬉笑着。

明眸皓齿今如在,管他昨夜今昔事变迁。

总有一种人从相识就明白默契两个字。那种感觉不是时间可以实践的,也不是妥协可以融合的。

于是,在以后她们还不知道如何去继续走下去的时候,总能给予彼此力量,不存在伪善,也没有虚假。简单的相遇,然后成为一生的朋友。那是一种何其珍贵的缘分可以修得?

那时,中国正迈向新纪元,手机什么的都还是奢侈的通讯工具。咱们几位少爷蹭了家里的资金坑着最新款手机招摇。自然就更大爷了,可是,咱老百姓可是纯纯朴朴,除非你自己挣了花了有了,不然这纯粹是抢钱,哪儿随便能得瑟地挺个手机。

正如,今涵就没有,也不怨阶级利益什么的,反正那玩意儿也是买来消费然后坑爹的。

晚上,月明高悬

宿舍电话响起

接听,“喂?哪位?”

“小涵——是我噢”易铭晨提着嗓子嚷着。

“嗯?”

易铭晨突然感觉到不对了,因为他发现好像小涵没听出他来,那叫一个失望啊。

“小涵——我是易铭晨”他讲话拐了个弯儿,降了几个声调。

“奥,臭小子,有事么?”阳今涵憋着笑声,努力忍。

“没什么,我告诉你哦,不要再叫我臭小子了,听见了没?”更闷闷的声音传来。

“那叫你什么?”

“呃~这个我还没想好啦,不过这个称呼一定要改!我已经18了厚!要不就?呃~易先生?”

“滚!”

“不要生气嘛…”

“有事快说!没空在这陪你闲扯…”

“那个,咳~就是问问你收拾好了没”

“差不多了,你呢?”

“嗯,我也是”,顿了顿,“唔——那个,我们明天吃饭吧”,他本来想说只有她们两个人,但是想了想,

“对,和家羿,少骞一起”

“好啊!”一股莫名的失落情绪升起,今涵丝丝落寞。

分别了六年,从何得知际遇经历?

空白了那么些年的记忆能够补回来吗?遗落了,能找得到吗?

“好!那明天见”

“明天见…”

挂断了,失眠了…

“栎栎,明天你和我一起去聚餐吧,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

“嗯!”

一夜无眠==

“美女,这里!”唐家羿远远看见今涵和一个女孩牵着手迎面走来。

“嗨!”骆桥栎定足,和他们打招呼。

“哇塞,哪家的姑娘啊,”家羿痞气顿生,朝向桥栎,“小姐,请问怎么称呼?小生唐姓,名家羿,京城三子巷花港湾东元大街217号正是寒舍,望小姐届时光临”

“噗——”易铭晨举着杯子刚入口,洋洋洒洒地喷了唐家小羿一脸,“你丫放吧,咋呼跟真的似的,小糖子,没断奶的小屁孩跟着瞎掺乎…唔…个…个…啥”,小糖子掩住了易少爷的大嘴巴,易少爷缓不过,断断续续的说。

我们的小糖子脸上还挂着易少爷的唾液和饮料的混合体,来不及处理。一滴一滴地往下掉。

于是,小羿暴怒了,小晨遭罪了,小骞偷笑了,小涵心疼了,小栎看呆了…

一顿劈头盖脸的狂殴,唐家羿也顾不得什么绅士风度了,揪着易铭晨的领子作势扬手。可是,总有那么一个人,在千钧一发之际,掌控全局——

“铭晨,家羿,你们先练着,我和栎栎就先去吃饭了。完了记得结账就行!”今涵冲着唐家羿微微一笑。

这笑容,暗藏杀机,笑里藏机枪啊——

少骞看着这两个不省心的死小孩可劲儿的折腾,笼笼看戏的心:“咳~那个,你俩先解决,完了告我一声。我先和今涵她们吃了,”定了定,接着向着桥栎悠悠然开口,“你好,祁少骞”

“骆桥栎”

“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呵呵”

于是,唐家少爷的手松开了,怒气转移了,藏着暴戾,就等一个导火线了…于是,祁家少爷点燃了,于是,易家少爷缓过劲儿,赶着忙的拉起今涵就朝着餐厅跑去==

这本来吧,唐家少爷计划着宰易家少爷一餐,美名曰活络感情。结果,最后泪吧嗒吧嗒地跟着唐少去了基地餐厅,活络活络到自己钱包里去~

骆家小姐也是位豪爽之女,一桌人说说笑笑,

忘了时光——

“栎栎哦~你多吃点哈!”唐家羿冲着桥栎说,一副色男貌。

“好!谢谢!”桥栎回应某个猥亵色男。

“你是本地人吗?”色男继续哈拉。

“是啊,我没去过其他地方的…”桥栎黯然神伤,“本来想着去外省上大学,结果被凌远招了,更中家里人的下怀,也没理由离家独自闯闯了。”

“这样啊,嘿嘿!没事没事,近点好近点好,有个照应啥的,也对咱这交通啊,环境啊挺熟的…”色男安慰。

“喂!”易铭晨看不下去了,“小糖子,丫不知道谁从小就想着离家远远儿的,难道道行深了,改性了?”

“咳~~~少骞啊,这几年你闹呼个啥,家里的老头准了?”家羿大口嚼着红烧肉,含含糊糊地问。说不过咱易少爷,索性转移焦点。

易少爷气结。

“还行吧,一人吃饱,全家无忧。乐得逍遥”

“小糖子,你居然能进凌远,这学校怎么什么动物都放养呢”易铭晨呛~

“呀呸,你小子就不能积点口德,照照镜子,整个一猪八戒转世”

“拉倒吧,咱别丢人了,不敢吃葡萄尽说葡萄贵”

“小样吧,谁不知道您易少爷桃子过敏严重综合症,那腥腥红红的斑啊,啧啧啧,享誉今外,我还保留着当初你那可爱的贼样儿呢,要不要哪天看看?”

“哼!吹吧你,小心哪天牛皮吹死,遗尸荒野”

“吹死总比被虱子蜇死强,您就一招风瘊子”

易铭晨和唐家羿似乎一直不太对盘,两人见面就掐。

为了伟大的和谐社会,富强共荣。

今涵:“栎栎,多吃点”说完还给骆桥栎夹了几块肉。

“谢谢!”

易少爷不高兴了:“小涵,你怎么不给我夹啊”,放眼一片哀怨…

众人汗,乌鸦一排排地轮着番儿飞过…

“你不桃子过敏吗?这沙拉能吃?”今涵埋着头继续吃,顺带问问。

“什么话,我身体倍儿棒,吃嘛嘛儿香”易少爷顺顺肚子。

“奥,我吃饱了,不会和你抢的,那你快吃吧~”,她扒拉了最后几口,抬头,仰面,微笑,搁下筷子。

易少爷郁卒,挠着头,挠着耳朵,挠啊挠…斑斑点点,眼泪汪汪

一个月就这样嘻嘻闹闹地过去了,每天易铭晨都以各种借口把今涵拐出来,然后想着法儿的让咱唐家小羿请客。一行人侃侃大山,斗斗嘴角,开心得很。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