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凤凰厨娘》厨娘风狂版韩剧 straight(直人文) 凤凰厨娘年下攻

更新时间:2020-06-29 04:05:59

《凤凰厨娘》厨娘风狂版韩剧 straight(直人文) 凤凰厨娘年下攻 已完结

《凤凰厨娘》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红烧木子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唐岚,孙郎

独家完整版小说《凤凰厨娘》是红烧木子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唐岚,孙郎,书中主要讲述了: 小厮一脸不屑,倒是看慧儿的时候,眼中精光闪闪,慧儿自是不理他,一脸鄙夷的躲着,紧紧地抓着老妇的手。 “老爷在里面,”小厮冷冷道,...展开

《凤凰厨娘》免费试读

小厮一脸不屑,倒是看慧儿的时候,眼中精光闪闪,慧儿自是不理他,一脸鄙夷的躲着,紧紧地抓着老妇的手。

“老爷在里面,”小厮冷冷道,看了看慧儿,指着老妇道,“老爷只让你一个人进去”,慧儿冷声道,“我家主母身体不好,我要进去照顾,不然我们走便是,”

“你们!”小厮也不敢再多言,想到老爷说过必须要让他们进来,甩袖冷哼,

“老主母,我们走,”慧儿搀扶着老主母走了进去,

“刘老妈,请坐,”孙郎冷淡的说道,自己斟了一杯茶,意态十分悠闲,慧儿搀扶着主母坐下,自己站在一旁,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孙郎,

“刘老妈来此何事啊?”孙郎皱眉说道,

慧儿一脸怒相的说道,“你要典我们家的酒楼,还要问我们何事?”老主母回头呵斥慧儿鲁莽,

对着孙郎道,“老酒楼是我家刘郎的心血啊,还希望孙老爷开恩啊,”说罢,老妇从怀里拿出一锭黄金,慧儿呼出一声,忙道,“老主母!”老妇回头瞪了一眼,放在了孙郎旁边的桌子上,

“刘老妈,这是什么意思啊,”孙郎故意疑问道,

“孙老爷,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一码吧,”老妇作揖道,

孙郎表面不动声色,心道,“若是这老妇一激动死在这了,自己难免会有麻烦,先打发走了再说,”

“刘老妈,您这是听谁在乱说啊,我素来与老掌柜的关系甚好,怎么会典那老酒楼呢,刘老妈放心吧,”孙郎笑道,慧儿确实知道孙郎在做戏,但又不好提醒老主母,只在一旁生气,

“孙老爷大人大量啊,”老妇说道,便要谢过告辞,孙郎亲自送了出去,

待出了孙府,慧儿说出了心里的想法,老妇道,“孙郎也既然答应了,应该不会反悔,慧儿看人不能往坏了想啊,”慧儿也是郁闷,这老主母以前是多么精明的人,现在怎么这么糊涂,只是在心里计较要不要对唐岚说,

“慧儿,千万不能对唐婿说,”老妇人提醒道,慧儿只道是答应了,心里却更想对着唐岚说,

唐岚正在书房理账,就听到门外有脚步声,抬头一看是慧儿,问道,“慧儿有什么事,怎么不在家服侍老母,”慧儿忙把刚刚跟着老主母去孙府的事说了一遍,唐岚说知道了,吩咐慧儿赶紧回去,

“老母怎么变得这么糊涂,若是一锭黄金能解决就好了,心里只愿老母少听到这些事,”唐岚自语道,

“来福!来福!”唐岚喊道,

“哎,掌柜的什么事,”来福跑来问道,

“昨天让你备的礼怎么样了,”唐岚问道,

“还差两只白鹅,今日若是去集上一道就能买了,”来福应道,

“好,今日随我去韩府拜见韩老爷,”唐岚说道,来福去准备马车,装上礼品,唐岚收拾一番便上了马车,大金朝的集市上多吆喝的,两只雪白大鹅很快便买上了,唐岚可没空在这听吆喝声,快赶着马车去了韩府,

小厮进去通报,很快便迎着唐岚进屋。韩老爷名叫韩升,是外地搬过来的,听说当初被孙郎联合几个大族排挤过,不过不知因为什么,韩升还是定居下来,这些都是唐岚托人打探到的,心想会有用。

“唐岚见过韩家主,”唐岚施礼问候道,

“唐掌柜,”韩升回礼道,吩咐左右看茶,

“唐掌柜,不知来此有何贵干?”韩升问道,

“那在下就直说了,”唐岚拱手道,“韩家主应该也知道,孙郎孙老爷一直对老酒楼有不轨的心思,如今更是满城风雨,在下初来宝地,实在不知该如何应对,听紫云镇的百姓口传,韩家主实乃忠义之辈,韩家主一定要助小辈一把,定有重谢!”

韩家主认真听着,又笑道,“在下想听听唐掌柜有何重谢!”

唐岚身后竟出了些许汗,回道,“在下愿意帮助韩家主成为紫云镇第一大族,那孙家想必压了韩家,那孙郎是何等奸佞小人人人尽知,韩家主若是除了孙郎也算一件为民的功德,”

“哈哈,唐掌柜的说辞果然厉害,可是唐掌柜以为只凭几句话,难道韩某就要相信吗,唐掌柜莫不是只是些空头话,”韩升说道,

唐岚心里一沉,说道,“唐岚确实没有可以让韩家主信任的理由,只是在下要留下一句话,唐岚不是失信之人,说到做到,在下还是要谢谢韩家主盛情款待,再见!”唐岚拱拱手,便要离开,来福心里也是惆怅,但见唐岚走了,自己只好跟着走了,只是心里奇怪,“韩家主一向和气啊,今日怎么言辞如此犀利,”

唐岚还未出门,韩升便吩咐一个小厮偷偷跟着,看看唐岚人品如何

“掌柜的,韩家主不帮帮我们,我们该怎么办呢,韩家主平日不是这种人啊,”来福问道,

“韩家主帮咱们是情分,不帮咱们是本分,来福,不可背后说人,”唐岚正色道,来福诺诺,正巧这话被那小厮听见,忙回去报信去了,

两人无话,唐岚也懒得坐车了,让来福还马车去,自己走回老酒楼,

韩升得了小厮的话,心里也是有些不忍,心想,“难道这些年真的把我的野心磨平了?不行,这次就助那唐岚一场,罢了!”吩咐那个小厮,追回唐岚,前来议事!

唐岚走到一半,没有回老酒楼,先去了老母那里,刚走到院门口,便听到老妇在哭道,“我真是糊涂,现在才想到那孙郎只是搪塞我们呢,我可怎么对的住唐婿,”又传来慧儿的安慰声,

“老母,”唐岚喊着进屋去了,见老母正在拭泪,忙安慰道,“老母,那孙郎人面兽心,何必为那等人落泪,一锭金子而已,老母莫要哭坏了身子,”又吩咐慧儿煮一碗热粥,

老妇又云云说了些,哭了那短命的女儿,唐岚知道老母是怕自己不管她了,不免在心里落泪,见来福跑来了,说是有个账房先生来应试,老妇人让唐岚先回老酒楼不要误了事,唐岚吩咐慧儿几句,才匆匆往回赶!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