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隋蚁》隋蚁全文阅读 全文无弹窗阅读 隋蚁完结版

更新时间:2020-06-29 20:03:40

《隋蚁》隋蚁全文阅读 全文无弹窗阅读 隋蚁完结版 连载中

《隋蚁》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黄灰红分类:历史主角:黎青山,陈若兰

《隋蚁》是黄灰红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隋蚁》精彩章节节选: 第八章【我要赚钱】 还钱?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一扯到还钱,黎青山顿时面有难色。最近几日鱼价蹭蹭蹭的上涨,借来的那些钱也花得差不多...展开

《隋蚁》免费试读

第八章【我要赚钱】

还钱?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一扯到还钱,黎青山顿时面有难色。最近几日鱼价蹭蹭蹭的上涨,借来的那些钱也花得差不多了,他已经在发愁怎么继续去弄钱了,哪来的钱还给她。

“棠儿姑娘,那些铜子基本上被我……花光了,总体来说已经所剩无几。你现在叫我还钱,这不是为难我吗……而且借钱的时候明明说好的,一年之内还钱,现在才三个多月……我听说我爹把字据都给你们送去了……”

“对,本来是说好了一年之内还钱,但是你拿着本姑娘的钱,行这些伤天害理之事,本姑娘实在没法子如此视而不见,任你继续胡作非为。所以,本姑娘现在改变主意,不借了!我也不要你承诺的利钱了,我压根也就没有奔着这个去。这样吧,你把本金还给我就行了。你若是有本事,自己再往别处借钱去,保证你以后想虐待谁,怎么虐待,我都不过问,只要不是用我的钱做这些事就可以了,否则我心里老是挂念着这些事,难受得紧……”

黎青山只能苦笑,无奈地盯着眼前这位让人又爱又恨的债主。

长长的睫毛下面,亮若晨星的一双眸子清澈无比,俏脸上雪肌如玉,此时因为有些激动,美玉微红,酣酣如醉肌,温润明洁。虽然有些刁蛮任性,语气冲人,但单从外表上来说,绝对是位可爱漂亮的女子,赏心悦目已极。她如此决绝地想要收回借出去的钱,甚至连利钱都不要,无非只是求一个心安罢了,从这点上来说,心地应该也坏不到哪里去。

是位好妹子啊,唉,如果自己没欠她钱的话,那该多好。

“棠儿姑娘,我知道你心善,觉得我如此对那些鸭子,有些残忍。但这世上有些事情,不经过残忍痛苦的蜕变,是永远无法成功的,没有付出,又怎么会有回报呢?”

棠儿冷冷的望着他,小嘴一撇,根本不吃他这一套,“你倒是大道理一堆一堆的,那本姑娘问你,你如此奇怪作为,回报又是什么?”

黎青山一时语塞,这正是他的苦恼之处。

三个多月前,在他动手做这件事情之前便已想得十分清楚,也下了极大的决心,在事情还没有看到成功的希望之前,不会跟任何人说明自己这么做的目的和原因。他也早就预料到,自己的这个决定一定会遭遇到某些压力和阻力,可是他没有料到的是,现在压力和阻力竟是来自这样一位美丽而刁蛮的少女,更确切的说,竟是来自于她刁蛮外表之下那颗纯真善良的心。

眼前的问题确实有些棘手,让人始料不及,黎青山愣在原地想了许久,还是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办法。

说来说去,都是因为没钱啊!

陈若兰一直在旁察言观色,见黎青山面有难色沉默不语,连忙帮着安慰起妹妹来,“棠儿,我相信黎公子如此行事,一定有他的目的……要不你便听姐姐一句劝,再容他多宽些时日,待他手头宽裕一些了,再还钱给你,如何?”

黎青山感激地望一眼陈若兰,还是这位大小姐体贴人啊,他连忙点点头趁热打铁道:“是啊棠儿姑娘,我这人脾气也是犟得很,一旦认准了一件事情,一定会想方设法去完成的。就算你当时不借钱给我,我也会想着法子去别人那边借的。这么想,你应该会好受一些吧?”

棠儿哪时肯听他的,还是不依不饶,咬着牙一言不发。

牛老三见二小姐还是丝毫不肯让步,也有些急了,他刚才从黎青山那里学到了许多有用的养马经,简直如获至宝,心里隐隐觉得,黎青山驯养水鸟虽然有些奇怪,却一定有他的原因。

“二小姐,老奴斗胆插几句,小兄弟他的驯养方式虽然有些古怪,可是,若是没有他肯花钱买下那些水老鸭,那些可怜的鸭子只怕早就被人宰去吃了。那些捕鸭子捕兔子的农户,以前逮着机会,可以一箭射死绝不留活的,反正死的活的,都一样要煮熟了被人吃下肚去。现在他们若是碰到野鸭,在射出箭矢之前至少还会迟疑一下,捉到活的,便能卖给小兄弟,多换几个铜子……二小姐,你无意中借钱给小兄弟,说不定因此救下了几条小生命也未尝可知呢,你说,俺这番话在不在理?”

陈若兰也牵起妹妹的小手,眨眨眼睛劝道:“是啊棠儿,姐姐也觉得牛三叔说得有理,你没在助恶,你在行善啊!”

棠儿愣了一下,隐隐觉得这逻辑哪里不对,但一时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她看看牛老三,又看看姐姐,最后叹口气,瞪了一眼面前的大恶人,恨声道:“小子,算你运气好,也不晓得你上辈子修了什么福,连姐姐和牛三叔居然都帮着你说话……”

黎青山松了一口气,讪讪地笑笑,“不用还钱了?”

“美死你!”棠儿说着一脚将地上一块小石头踢出老远,“只是暂时不用你还了,哪天本姑娘不乐意了,照样上门来追债。还有,你方才跟牛三叔说的那些什么癖什么癖的,若是让本姑娘发现都是信口雌黄,看本姑娘能不能饶你?”

说到这个黎青山自信满满,拍了拍胸脯:“术业有专攻,这点信心我还是有的,你尽管叫牛伯按我的方法一一去试吧,出了问题唯我是问。”

心里在偷笑。

废话,那些养马的土方土法可是一千多年来无数的劳动人民在长期的实践中摸索总结出来的,就算黎青山对自己的专业再不自信,对伟大的劳动人民,那可是放一百个心的。那些不好使、无效、对马有害的法子,早已经在漫长的时光中被自动淘汰了,剩下的自然都是些精华,一代代口耳相传,再改进,再口耳相传,如此反复,如同自然界的优胜劣汰。

知识也是会进化的,只是进化的速度显然比物种更快。后世的知识领先现在这个时代一千多年,对漫长的物种进化来说,一千多年简直如弹指一挥间,任何物种的基因都不大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有重大的改变,但对于知识领域的进化,这绝对是一个漫长到可怕的时间差。

可知识毕竟是无形的东西,要把它转换成实实在在的实惠,一定要有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中,资金的投入是必不可少的。黎青山被杨老爹救回来时身无长物,他甚至不记得这具身体的姓名、身份,所以连“黎青山”这个名字也是他自己的。

杨老爹穷得叮当响,没有什么本钱可以让他赖以起家,而且这村子也是一穷二白,连个稍微像样的大户都没有。无奈之下,黎青山好不容易套用了后世一个“风险投资”的概念,想去借点钱,最后发现自己的口才远没有达到用一个概念就能空手套白狼的地步。

好在最后运气总算不错,也亏得杨老爹是个实诚人,这才提前透支了他那点微不足道的信用,这才终于借到一笔钱,可以买些需要的物资从零开始,可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人追上门来。

真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现在总算是体会到这句话的真谛了。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真是万万不能,以后想做的许多事情,都需要资金的支撑,这一步迟早都要迈出去——其实已经迈出去了,只是经商向来不是他的长项,对市场的判断他也并不在行,所以才有了第一次舔砖的小小挫折。

在一千多年后的那个时代,无论养马养羊养牛,还是养驴养骡子,舔砖似乎都是必不可少的东西——至少在他的印象里是的,所以想当然的以为,自己拿出的舔砖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谁知道不但没卖着钱,还连累杨老爹在集市上被人嘲笑了好多天,时至今日还有人拿这件事情说事。有两三回黎青山去集市上买点东西,也看到有人在他背后指指点点掩嘴偷笑,想来应该也是在嘲笑他关于舔砖的事吧。

对于这些嘲笑,黎青山自然未加理会,那些嘲笑他的人,以后一定会惊讶并后悔他们当初的短视,他对舔砖的价值极有信心,这来自于他对自己专业的了解。

这次小小的挫折之后他认真地思考过这个问题,寻找其中的原因,最后自己做了一次类似检讨的总结,认定原因在于舔砖这个东西的效用并非立竿见影,而需要日积月累的量变才能形成质变,所以它为人所接受,注定需要一段时日——当然,他并不因此而灰心,并且从中也吸取到了宝贵的教训。

但是无论如何,这小小的挫折都不能成为阻挡他继续尝试的心理障碍,而且,欠别人钱的感觉真是如芒在背。

不行,当务之急,一定要先赚点钱,把钱还了,过点好日子。

想到这里,黎青山连忙向前急走几步,快速走到路中间,朝牛老三使劲地挥手,将即将出发的马车拦下。

青葱小指将车帘子掀开,少女的目光冷然射出:“怎么,突然想不开,良心发现,觉得应该还钱给本姑娘了?”

黎青山讪讪一笑道:“棠儿姑娘,别这么编排我嘛,那些钱我一定会还给你的,只是要晚些日子。”

“那干嘛又拦下我们?”

想起自己很是得意,以为一定会引爆市场,结果却一块都没卖掉的舔砖,黎青山心里有些底气不足,可眼瞅着车帘子又要放下,只好又硬着头皮道:“棠儿姑娘,我想……”

“快说,别支支吾吾的。”

“我想再寄点东西放在你们铺子里头售卖……不是,别笑啊……至于吗?”黎青山望着马车里的少女,一时有些无语。

打从见了面便一直板着脸的如花少女,此时终于笑了。

笑得花枝乱颤,笑得上气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