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十个故事》红楼梦经典故事20个 总攻 十个故事穿越文

更新时间:2019-08-05 06:43:14

《十个故事》红楼梦经典故事20个 总攻 十个故事穿越文 连载中

《十个故事》

来源:作者:其实我叫弥生分类:青春主角:王琦,莫莫

《十个故事》是其实我叫弥生写的一本青春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十个故事》精彩章节节选: 事情的发展出乎意料,也的确让我无力反驳什么。自己安慰自己,当时的决定是聪明人的做法,要不财货两空就更不好了,还不如收下那五十块钱...展开

《十个故事》免费试读

事情的发展出乎意料,也的确让我无力反驳什么。自己安慰自己,当时的决定是聪明人的做法,要不财货两空就更不好了,还不如收下那五十块钱。起码有个保底。

其实我自己知道,事情发展成这样跟我对隼小伦的畏惧心理有关,她从小就欺压我,有时候吵厉害了直接上手。典型的能打就不哔哔的类型。为此我可没少吃亏。再小的时候每次被打还能哭着回家找爸爸,爸爸是个理智的人,他不会去找隼小伦的妈妈,只是跟我分析被打原因然后说惹不起就躲着,总不能下次还因为之前被打的原因再被打一次,那就是我蠢了。

我就像是被放养在外的羔羊,所有的事情都是由我自己先行判断再告诉大人,所以从小就被培养的有自己的思维跟主见。尽管很多人说这是叛逆。

不过叛逆也是跟家庭教育有关的吧。比如我,比如隼小伦。

对隼小伦没有畏惧心理是从奶奶讲了关于她跟她妈***……

那天我跟莫莫刚从秘密基地走回家,看见许多邻家奶奶在跳舞,我奶奶就在其中,她们边跳边说话,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隐约夹杂着“隼小伦爸爸”什么的。我跟莫莫也没细想就告别回了家。

*

我跟莫莫有一个秘密基地。

所谓的秘密基地,其实就是一个篮球场。先是沿着后院的小路一直走,走到路口就是一条宽广的大道,这条道四通八达每条道里都摆放着许多重型巨大的机器。这是个被废弃的烟草厂。然后我们穿过这个烟草厂走到最后,是一大片荒凉的草地。这里已经荒废很久了,杂草丛生时常有蛇出没,枯黄的草密密麻麻生长的十分快速,像是要把这里永远封闭。我们走来的一路上并没有见到任何人影,这里是被废弃的,无视的,甚至不会有人想起来这儿依旧摆放着重大的机器,像待守岗位战士,准备随时出击。可是我跟莫莫都觉得,它们已经老了,无论再拥有满腔热血,都已经注定被抛弃,被这个科技纵横的时代抛弃。它们在叹息,它们在怀念。它们在祭奠。所以我跟莫莫时常会来这里陪陪它们,聊天,谈心,在它们之间自由穿梭。

*

晚上奶奶跳舞回来后我连忙跑过去问:“奶奶,我听见你们在说隼小伦爸爸什么的,她爸爸在哪?”

奶奶像是吓了一跳,瞪大眼睛看了看我,然后四下看看说:“你这孩子!这种事你偷着问我就行了,就算在家里也别说得这么大声。”

我不禁疑惑起来,为什么呢?

奶奶见到我疑惑的神情就放松下来,把我拉到身前语重心长的说:“你跟那个隼小伦玩的很好罢,那孩子是个苦命的孩子,你要是能让着她就让着,但是她妈妈,你绝对不可以走得太近,绝对不能去她们家。”

我瘪嘴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说:“奶奶,我跟她根本就不好!凭什么让着她嘛。”然后把她的种种恶行一五一十的控诉给奶奶。奶奶眉头紧皱,半天叹了口气。然后就一句话也不说的坐着。

“奶奶,你说她这么心机叵测到底随的她妈还是她爸啊!”

奶奶看了看我,欲言又止了一会,终于像是下定决心一般说:“你这孩子一向聪明,我跟你讲一件事情,你答应奶奶谁都不能说!”

我小鸡啄米般的点头应和,我当然想知道了,撇开跟隼小伦有关不说,像这种八卦消息可是每个孩子都中意的。

奶奶徐徐讲了有半个多小时,直听得我目瞪口呆。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隼小伦是这种秉性了,终于知道为什么她妈妈总是艳丽动人貌美如花,为什么隼小伦小小年纪就知道打扮攀比。

原来她妈妈是ji女。她爸爸不要她们了。

怀揣着巨大的秘密不安稳的进入睡梦中,这一夜一向不做梦的我居然梦到小小的隼小伦一步一颠的找爸爸,爸爸呢……

父亲的角色是很重要的,现在很多单亲家庭根本都不注重这一点,总是认为家里有钱给不了孩子家人的感觉起码不愁吃不愁穿。至少隼小伦的妈妈是这样想过的。可是家庭里面,父母总是扮演不同性质的角色,一个家里母亲是强势的主外的,那父亲一定是弱势一点顾家的,反过来,母亲如果顾家比较弱势,那父亲一定是家里主外强势的一方。世间云云总是逃不过这种法则定律。

现在我完全理解了隼小伦所有超越年龄的乖张行为,但是让我一一谅解,不行,我做不到。

我并不认同家庭畸形的孩子就一定拥有一种不可或缺的特权, 就算人生来并不能依据自身的主见来选择什么。我有时候不禁在想,倘若我们出生在更好的家庭是不是就会更容易的改变现在的状态,隼小伦的错并不在于她自己本身——她的成长中如果有父亲这个角色,那他一定不会成长为现在这个样子,特别是有人性缺憾的这一点,

可惜人生没有如果。

这件事我本应守口如瓶的,至少那时我的内心难以平复层层惊慌,因为孩子的世界即脆弱又简单,一时间我竟无法想象没有父亲的隼小伦是怎样度过一个个漫漫长夜的,还有那个光彩动人的美丽女人是怎样一边接客一边不厌其烦的照顾和安慰那个不安的孩子并且告知她的父亲已经不知所踪,不,或许她自己也难以启齿只好用一个又一个谎言去掩饰事实的真相。

写到此处,脑海中浮现出一幅画面:偌大的房间中一个孤小的身影在焦急的等待晚归的母亲,这个时候她是否在想世界中应该存在一个本能给孩子安全感的男人呢?她又是否知道这个男人的名称应该叫父亲?

*

剩下的几天我装作不知此事,依旧坐着学生车,只是位置各种变换。我们车上的司机并不管理秩序,秩序是由高年级的大东哥来管,包括座位的分配。自从某天早晨我分明看见隼小伦去跟大东哥悄声交谈并且对我指指点点,接下来就是大东哥无奈的眼神跟话语告知我:我被分配到最前座跟二年级的孩子们坐在一起。挺好的。反正两看相厌,不如不见。大东哥始终对我百般照顾,用各种理由把我不同位置的调换明眼人一看就是越来越往后调,分明是要不露痕迹的调回最后一排。隼小伦不是看不出来,只是这样的不露痕迹也相当于卖大东哥个面子,隼小伦默许了。

后来发生了一件足以改变全车状况的事件,尽管我并不希望这件事情是这样结尾的。因为里面搀杂着我无尽的懊悔。

隼小伦带领的我们这群孩子可谓是院子里最顽劣的,连门口的保安哥哥都对我们慌恐不及,生怕一个不小心得罪了谁就被团体整的叫苦连天,所以平时见到我们能躲到保安室里眼不见为净最好。可是偏偏还真出现这么一个刺头,说是刺头其实也不尽然,人家可是个大帅哥,我们女生早就一起讨论过,这个跟宇航员杨利伟重名的男生才20出头,刚刚从部队退伍回来就当了保安,他比大东哥不知胜了多少倍,况且人家是新来的嘛,新兵蛋子一个,对我们这群强盗还不了解,只是恪尽职守的坐在值班室,看着来往的车并且开关大门,登记注册。我们孩子中有个男生小我两岁,名字我早已忘记,只是记得他平日里买的零食饮料总是先想着隼小伦,用他常常挂在嘴边的话说就是:“小弟孝敬老大那不是天经地义。”而这个孩子也是最调皮的,小小年纪逃课打架去网吧。

事情的起因就是这个顽劣调皮的毛头小子和这个恪尽职守满身责任的新兵之间擦出的火花,无奈火花太大波及无辜伤及群众。

那天中午我刚上车,按照惯例这次我应该坐在第五排了。可是大东哥突然一脸严肃的告诉我:“隼小伦找你。”靠。第一个反应就是在心里默默比了个中指,把我扔在前面不管不问了好几天了现在才想起我,早干什么了!不去!肯定没好事。想了良久我抬头本想告诉大东哥我内心的想法,却看见大东哥很认真的摇了摇头,意思就是说什么我也要过去了。其实我完全不必理会的,可是我往后一看,院子里的玩伴都聚集在车后座,看样子是在商讨什么。我定了定神,还是决定走过去。开玩笑,我跟隼小伦的战争总不能闹成大家一分两团吧。

走过去一问才知道,原来是那个顽劣调皮的孩子想逗逗新来的保安,结果把人给惹急了脱口就教训了这个孩子几句。这下好了,哭着来找他的老大隼小伦说是要报仇。隼小伦难得发挥一下老大的威严,严肃的说:“这件事情必须报复回去,让他那个新来的看看我的人不是能欺负的。”玩伴里一半的孩子拥护隼小伦,实际上不过为了自己去装个逼显摆一下。

这种跟风从孩子时期就有了。

隼小伦的鬼点子多的是,硬是想出一套方案:明天早上由那个孩子当引子先把杨利伟的火气惹上来,然后大东哥出场救下孩子打赢杨利伟成为英雄。

我倒不以为然,隼小伦不止一次的跟院里的女生说过杨利伟的外貌跟身材比大东哥棒了不知道多少倍。如此让她心花怒放的男人她怎么舍得被人打?只怕是有问题。不过自从他们两个在一起以后我就不再过问任何有关大东哥的事情了,别人家的男朋友我瞎打听什么呢。没必要。

第二天早上我起了个大早,毕竟心里有心事怎么睡也睡不好。本想晚点去直接上车的我却怎么都觉得内心不安,马马虎虎吃了饭就背着书包跑出去。说巧不巧,刚跑过去就看见大东哥挣扎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