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清朝式离婚》中国式离婚 总受 清朝式离婚同人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05:02:01

《清朝式离婚》中国式离婚 总受 清朝式离婚同人女 连载中

《清朝式离婚》

来源:作者:卷帘人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兰儿,鳌拜

《清朝式离婚》由网络作家卷帘人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兰儿,鳌拜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转眼间就到了正月十五这天,我的身子也比先前好多了...展开

《清朝式离婚》免费试读

转眼间就到了正月十五这天,我的身子也比先前好多了,已经耐不住性子开始在坤宁宫四处走动了。今晚又有家宴,皇祖母昨儿就要苏麻嬷嬷过来知会我了,我思索着反正也好得差不多了,就答应了一定出席。

“小姐,魏公子留下此信给你。并叮嘱我告诉你,说看完后就销毁。免得惹小人钻空子,平白给你添莫须有的罪名。虽说你是皇后,也要步步小心才可!”,馨儿煞有介事的递给我一封信说道。

呵,这小妮子自从我出事后,把我身边的所有事物都与冬香一起细细检查了一番,将那些判官小老婆们送来的东西都一一锁进坤宁宫的内库中。见她如此护着我,一夜褪去所有稚气,我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才好。也不做多想,先看子轩的信才是。自从那日子轩出现后,他就开始暗地里帮我调查丧子之事。而我也那时才知道,他是判官在宫外结识的好友,来宫中也是为了助判官亲政,巩固皇位。

一张素纸,上面苍劲的字让我有些不敢相信是子轩所为,只见他道:

“丫头,这些日子我细来调查了你和芷珊的事,总觉得关键点还是药材。太医院并没有那么多的麝香、鹿衔草库存,而出现在坤宁宫和你锦袋的这两样药材均超出太医院库存。既得此事关键点,我就从药材这边下手去查。

不凑巧,近来朝堂有要事,我必需为他出去走访一趟,此去需得几日,丫头你的事我可能要推迟几日才能去查了。丫头自己要小心身边的人,现在不知谁是友谁是敌,需得都提防着点。

万事小心!等我回来!”

看完信后,我随手将信投掷至一旁的炭盆里,看着此信被火苗完全湮灭我才对馨儿说道:“馨儿,今儿正月十五,先陪我去看看王嬷嬷吧!”。呵,是该去会会那些个女人了,一想到逝去的无辜孩子,我的心不由得一凛,任由馨儿扶着我去了王嬷嬷的寝房。

王嬷嬷自那事去了宗人府后,到现在都没下过床。她那把年纪哪里受得了宗人府的罪?太医倒是给开了许多好方子,只是嬷嬷年纪大了,好起来也就慢了些。这么想着也就到了王嬷嬷的寝房,只见知画喂着她喝药,我忙走进去拿过药碗亲自喂与嬷嬷喝。知画看清来人后,刚要行礼我就阻止了她,要馨儿带她下去了。

“小姐,老身是看着你长大的,此番进宫,老身没能辅佐您一二,还得要您照拂,老身真是对不起中堂大人啊!”,王嬷嬷见我亲力亲为不由得老泪纵横的对我说道。

我掏出自己的帕子擦掉她的泪说道:“嬷嬷,芷兰从未将您当外人。您年纪大了,理应是享福的年纪,不想还要进宫受苦。我这些日子思来想去,等寻个机会我找额娘知会知会,求皇祖母将您放出宫去回府养老,您看可好?”。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我不想这样的事再次上演,王嬷嬷年纪大了,没理由要她继续跟着我在这人心叵测的皇宫里受罪。哪知王嬷嬷痛苦道:“小姐,你不要赶老身走!老身自从进府伺候您以来,从来不曾离开过小姐!这番出此事,也是老身平常大意了!此后定当小心谨慎,小姐万不可赶我走!要不老身宁愿一死!”。

唉!也罢!她这般坚持,我勉强了也不好。于是安抚好她,又叫来知画好生照顾她,就前往主殿内室换好衣服,领着馨儿和冬香去了慈宁宫。

今天是正月十五,所以整个慈宁宫的内庭挂满了花灯,煞是好看。我帮忙皇祖母打点完晚宴的事物感觉有些疲乏就去了慈宁宫的偏殿歇息,不想忍不住就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周围一个侍候的人都没有,忙出声道:“冬香?馨儿?”。

这声叫唤后,冬香和馨儿挽帘进来,冬香笑眯眯说道:“主子醒了?晚宴就要开始了,主子去主殿吧!”。唉!这身体!怎么就睡着了?不知怎的我做了个梦,梦中判官喃喃自语的对我说了好多话。画面是那么的柔情,那么的美好。可现实呢?自那日我要他走后,他就再没来过坤宁宫。今晚必定要见的吧?不知怎的,我心中似乎隐隐有种想见他的冲动,但又害怕见面了我们又是不欢而散。

大厅里那些个女人早就来了,她们朝我行礼后,我暗自冷哼了一声便笑盈盈的朝皇祖母走去说道:“皇祖母,今儿兰儿下午准备宴席的时候吩咐梁公公一切从简准备,您看还有哪不满意的?”。

见我来,皇祖母拉过我的手,温柔说道:“很满意!哀家看兰儿准备的一切都很好!就是兰儿你的身子才好,又要为哀家劳累,哀家心里不舒服!”。皇祖母这些日子来吩咐太医院给我准备了好些药膳,还特意吩咐冬香她们自己在坤宁宫的小厨房亲自烹制,不要假手他人。我所做的这些,又哪能抵她的十分之一好呢?进宫以来,多亏了她的疼爱与怜惜,我才能这般尊荣的生活着啊!

“皇祖母,兰儿为皇后,这些事都是分内之事,皇祖母不要放在心上!能为您解忧是兰儿的福分!”,我福着礼说道。

“呀!皇后娘娘今儿气色好多了!巧烟还说要寻个机会去坤宁宫看您呢!没想到姐姐恢复得如此快!今儿倒是得见了!”,我当是谁,又是那日话里藏刀的张巧烟啊!这张巧烟也是自小就进宫的主儿,因为和纳喇氏走得近,所以平日里就比较张扬。只是面对我时收敛了许多,不多仍然锋芒毕现,活脱得像个冒着光刺的刺猬!

“呵,妹妹这般上心本宫的身体,倒是本宫闭门谢客不对了啊!”,这段时间,我拒绝了一切来访的妃子,除了那日帮我说话的钮祜禄氏。她倒真真是个大家闺秀,说起话来轻声细语,知书达理。我倒真有几分喜欢她,一想判官那小子喜欢上的是这样美好的女子,心里没来头的还酸了几日。可不知今日怎得,还没见着那美丽的女子。

“哪能是您不对呀!大概是我等这些俗人入不了您眼!这不同样是人,荨薇姐姐您不就见了么?”,看来她是步步紧逼啊!“没礼法的小蹄子!有这样和皇后娘娘说话的么?”,喝止住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她追寻的正主纳喇氏。张巧烟一见是她,讪讪的不再说话了。转而她又对我说道:“娘娘,今日是元宵佳节,巧烟不懂事,您别和她一般计较!”。

看来,那一次的话这纳喇氏是听进去了啊!这般懂礼法,我只得堆着笑说道:“姐姐都这样说了,我哪能计较呢?再说我也真没打算和巧烟妹妹计较呀!今儿皇祖母摆家宴,本该就开开心心的,没理由我们姐妹闹得不愉快啊!”。

皇祖母一听我如此说,自是赞许的看了我一眼说道:“这宫里还是礼法为先,皇后贵为六宫之主,你们这些蹄子们也都给哀家守着礼,别逾越了自己的身份!”。众人听皇祖母如此说,都恭敬的低下头不再说话。

“太后娘娘驾到!”,殿外公公细长的声音传唤道。我忙起身来到门口行过礼后扶住皇额娘往里带,这时才发现皇额娘旁边还有个穿着嫩黄色宫装的女子,她看清我后,忙对我行礼道:“皇后娘娘吉祥,佟佳氏给您请安了!”。佟佳氏?难不成她就是那判官的表姐?不做多想,招呼她起来,我们便一起扶着皇额娘进了内殿。

“芷兰,雪卉这孩子就是烨儿的亲表姐,你没事也多和她亲近亲近。这孩子常年不出宫门,是个好静的人。与你肯定是合得来的!”,皇额娘坐下后这般对我说道。真是判官的表姐啊!啧啧!又是美人儿一个!判官真真是艳福不浅啊!我笑着答道:“只要表姐不嫌弃,多来我坤宁宫坐坐,我自当好茶好水招待!”。皇额娘满意的拍了拍我的手,那佟佳氏也微微对我甜甜一笑,算是结交了。

满屋子女人聊得正happy的时候,门外公公细长声音提醒我们,判官来了!只见判官今日着一件宝蓝色长衫,暗红色的夹袄,将他整张脸衬得更加帅气。我不由得有那么几秒钟的失神,就和满屋子的女人一起给他福起礼来。按照礼节,他率先扶起我,然后命众妃起来。这是事后我们第一次如此接近,我不由得有些不自在,也有些紧张。

只听他拉着我,笑盈盈的对皇祖母和皇额娘请安后说道:“孙儿来迟了,还请皇祖母见谅!只是您那偏殿太过舒适,孙儿不想就那样睡着了!这不就来迟了些!”。什么?他早就来了?去偏殿睡着了?那不是和我一样?那他可有看见我?

“烨儿,你可当真要受罚!你来了还躲着偷睡,兰儿早就过来帮哀家打点上下了!她身子才好了些,就知道体谅哀家,你这个孙儿倒好,先找地歇了才来看哀家!定要罚你三杯酒才可!”,皇祖母扶起他,笑盈盈的说道。

“好,孙儿自愿罚酒三杯!”,说罢判官小声在我耳边说道:“看来只抓着我这一个贪睡的啊!”。我不由得脸上一热,有些嗔怒的看着他。哼!该死的判官!明明看到我在偏殿睡着了吧?也罢,我不动声色任由判官拉着我坐在皇祖母右侧。

判官连饮三杯酒后,在座的有些个女人也按耐不住了,皆殷勤的说着吉祥话向判官敬酒。判官倒是心情颇好,皆一一应付了去。我自顾的吃着眼前的菜,不多说一句话。坐我身旁的佟佳氏也是个不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