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欲爱不能》欲爱不能日剧 免费阅读 欲爱不能罗御

更新时间:2021-01-17 15:03:01

《欲爱不能》欲爱不能日剧 免费阅读  欲爱不能罗御 连载中

《欲爱不能》

来源:作者:李幼谦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季新泉,万德

《欲爱不能》作者:李幼谦,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季新泉,万德,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你,你盯梢我?” 听他说得咬牙切齿的,梅...展开

《欲爱不能》免费试读

“你,你盯梢我?”

听他说得咬牙切齿的,梅香委屈地说:“没有,我只是……一个人……害怕……”

“不——”他声嘶力竭地吼着,“你,反复试探我,不信任我,你歧视我,怀疑我……我的事,不想说……你不要逼我……是的,我心虚,提心吊胆,像是一个逃犯,天天晚上做噩梦,我生不如死,但我不能死,但也不能爱,我没害过人呀。我天天在受折磨,都是为了我爱的人,有谁知道我度日如年的痛苦?……”

看见他横眉瞪眼,看见他暴跳如雷,看见他几近疯狂,与往日的斯文与理智判若两人。梅香泪水与汗水一起流淌,满面悲戚地说:“我知道,我懂的,我愿意和你一同……”

“你懂个屁!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懂得我,我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没什么,人都会犯错误,我原谅你——”他在坎子下泪流满面,梅香想去安慰,朝他跑过去。

“你别过来,千万别过来——”他一边说着,一边拔腿就跑了。

从那以后,季新泉两天没有来,梅香找到寺庙,等众僧做功课的时候,也到后面的山坡上,从窗户里看去,他的房间空空荡荡的,比第一次来的时候看到的更空,除了少了人,少了些书,还少了什么东西?一时说不清楚。

她也不想进寺庙去,担心遇见那知客僧,看见几个出门的僧人,总是问她们看见季新泉没有,一个个要么低头不答,要么摇头说没看见。万德方丈在堂前做法事,等他退堂后,梅香叫住他,低声喊道:“外公好!”

法师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姑娘,几乎认不出了:清水挂面一样的头发漆黑发亮,脸色也红润多了,两只胳膊完好的一样。他听孙子说过,已经带他去湖城装配了假肢,买了假发,安顿在林山居住下,每天下午还去陪护她的,自己还夸孙子的善举。

见这女子像是脱胎换骨一般,如此清新可人,孙子应该是爱上她了,怎么能不辞而别呢?已经找人问过她了,亲眼见到,还是问问:“你是梅香吧?你可知道,季新泉去哪里了?”

“我正是来问外公的,难道他出走前也没对您说吗?”

“你说他是出走了?”万德法师有些意外。

“活的见不到人,死了见不到尸,不是出走是到哪里去了?”梅香也托林居士来问过法师的,他只是说他失踪了,也不知道去处。

老人一震,想告诉她:观音岩下山谷很深,曾有人失足掉下去过,可是人们无法下到谷底,至今找不到尸体。想必直说太残忍了,他只能婉转地说:“姑娘,别问他了,他……可能……不再回山了。”

“为什么?为什么?”梅香急得跺脚,“我并没有得罪他,只是,只是好奇地跟着他,他就发火,就和我吵架……他是不是,脾气不好,喜欢打架骂人?”

老僧人很奇怪地问:“阿弥陀佛,没有啊,他从来善解人意,与人为善,是个很温顺的人。”

梅香也奇怪,可是两次看他打人了,动不动就发脾气,禁不住问:“是不是因为他得了癌症的关系?”

“什么?你说什么?他什么时候得了癌症?”万德法师也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难怪,难怪他……”

“他怎么了?您老人家快说啊。”梅香急得要扯他的衣袖。

“我怎么不知道啊?他,他只是给我留下几个字……”老人后退一步,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条,上面有两行字:“外公,不要找我,永别了。”

“这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不给我留言?他……”

“这还不明白?他已经自杀了——”一个冷冷的声音插进来,梅香回头,是知客僧周正却阴冷的面孔。

“你胡说八道!”梅香不喜欢这个人,当着法师的面骂他的高徒。

老人也不高兴了:“姑娘,出家人不打诳语,他不会说谎的,你不该出口伤人。”

梅香从心底里排斥这个人与他说的话:“他他他……总是和我们过不去,他凭什么说季新泉自杀了?”

“我看见的。”普度说得斩钉截铁的,然后扶住老人就往后面走,“万德法师累了,需要休息,我们先回去吧。”

梅香气红了脸,拦在他前面,不让他走:“你给我说清楚,你看见他在哪里自杀的?”

“你等着,我送法师回禅房,等会来给你说。”

他回来得很快,说在佛堂里说这些不合适,还是到外面去吧。领着梅香,到了山坡的小树林里,这才说:“你不知道,我毕业于佛学院的,还是高材生,在整个殊胜山,能够背诵《金刚经》的,可能找不出第二个,就是看祈福寺里和尚虽然众多,但是文化层次普遍不高,这才到这里来……”

他说得眉飞色舞,但不是梅香要听的:“别跑题,你知道我要问的是什么?”

“其实,我就是想说明这点,祈福寺里就我们两个是大学毕业生,他只是在尘世上班,我是在佛山工作,从对人类与社会的作用来说,他提供的是物质,我提供的是精神,你既然住在佛山,应该理解这带有拯救人类灵魂意义的工作……”

也是一个会说的,树叶间的空隙洒下阳光,他的面孔生动起来,似乎五官都在述说他伟大的工作性质。树林里很幽静,只有“知了知了”的鸣叫让人心烦意乱:你知道个屁,只有他知道,可他总在这里卖关子,什么意思?对着这张陡然英俊的脸,梅香却只有悲痛与焦急:“以后再说这个好吗?你说说,你真看见季新泉自杀的?”

“你要我说可以呀!但是你也得告诉我你是谁?你怎么到这山上来的?你怎么跟季新泉认识的?你不说我也不告诉你。”说着他悠闲地靠在一棵大树旁,望着梅香似笑非笑。

梅香没办法,只好把自己的来龙去脉说了一下,普度这才严肃起来,白白净净的脸上还带了几分悲悯:“哎呀,真是的,姑娘真是命苦啊!可惜他救了你,没有人去救他,我亲眼看见他跳崖的……”

“什么时候?你在哪里看见的?看见了,你为什么不拉?”

“我要来得及啊!我还隔着好远的距离呢!”在梅香连珠炮的追问下,普度不得不说了,“殊胜台要为一个台湾施主做大法事,他们有的和尚生病了,来向祈福寺借一个僧人。寺庙里就数我念经最好,所以当仁不让。法事做了一整天,又吃了斋饭才放行,下山的时候天色已晚,夕阳西下,月牙东升……”

正在关键时刻,他要抒他妈的什么鬼情……看见梅香要发火了,普度加快了叙述:“这一天诵经很辛苦,我正想赶紧下山回到禅房休息,本来一直看着脚下,到了一个平台,我才远视,就见一人伫立在观音岩边,直愣愣地望着下面的深谷。这个时候了,游客早已经回程,农夫也已经回家做饭,就是各个寺庙的和尚也开始了晚课……我看情况不好,还大声问了一下:‘你是什么人?这个时候在这里干什么?’那人头也不回,跟着就跳下去了。”

听他说完,梅香反而松了口气,管他什么人跳山崖,也与季新泉无关,因为他的行为方式与这完全不同,这家伙可能喝醉了酒,眼前出现的幻觉——不对,和尚是不喝酒的,也可能他看见别的人跳崖,是哪个倒霉的失恋小伙子吧!

于是说:“你一定看花眼了,那绝不是季新泉,说不定是山妖鬼怪……”

看她居然笑了,虽然只是浅浅地笑,但是笑得那么迷人,普度瞬间心跳加速,有几分愤怒地说:“你还笑得出来?他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我们住在一个寺庙里,他的背影,难道我不认识吗?而且,最近这几天他情绪反常,到食堂吃饭都不去了,每天有人把饭送到他门口来,他关在屋子里不知干什么?过去他都是下午出去,现在他却是晚上出去,等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出去,什么时候回来也搞不清楚……”

梅香真的笑不出来了:这都是因为我啊!我得罪了他,他生了我的气,难道就要这样与世隔绝吗?难道就要走上绝路吗?但还是不愿意相信,竭力与他争辩。

最后普度只得使出杀手锏:“你可以不相信我,因为我们今天才初次正面接触,说了一阵子话,你应该相信老法师吧!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他的孙子跳下悬崖。你也可以说这是迷信,但季新泉写的绝命书,想必你也看见了,难道你还不相信吗?难道你不知道他得了绝症吗?”

“你,你知道?连他外公都不知道的。”梅香这会有点相信了。

“我不是说了吗?寺庙里就我们两个大学生,当然我们很谈得来,当然了解对方,可以说,我连他肠子几道弯儿都知道……”

“快告诉我,他到底得的什么病?”

普度看见山下有人上坡来了,又抬头看天,说时候不早,如果想听,等有时间再说吧!说完点点头走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