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月光倾城不及你》月光倾城小说在线读 章节目录 月光倾城不及你HE

更新时间:2021-01-17 20:03:05

《月光倾城不及你》月光倾城小说在线读 章节目录 月光倾城不及你HE 连载中

《月光倾城不及你》

来源:作者:了了君安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穆柳,袁晓棠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了了君安原创小说《月光倾城不及你》,主角是穆柳,袁晓棠,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回到屋里却感觉气氛不对,穆柳已经上了床,探了个脑...展开

《月光倾城不及你》免费试读

回到屋里却感觉气氛不对,穆柳已经上了床,探了个脑袋朝对面努了努嘴巴。

张蕾的床上被子鼓鼓的,还一动一动的。

“她怎么了?”袁晓棠很小声问。

穆柳两根手指在眼睛下面比划了一下。

袁晓棠了然的点了点头。

张蕾是大二才分到这个寝室的,又是经管系学财会的,所以与她们三人一直处于不熟的状态,上一学期又很少住在寝室,所以就更不熟了。

正犹豫着要不要安慰一下,就见张蕾猛地坐了起来,眼线被眼泪化开在眼角留了两条黑线。

“张蕾,怎么了?”袁晓棠攀着她的床栏关切道。

不问还好,一问,更是哭的刹不住闸。

“我们分手了,他喜欢上别人了。”

这个消息有些让人震惊,她的男朋友大家都知道,高中开始就狂追张蕾。

两人一同进入H大也并非巧合,听说这哥们填志愿的时候潇洒的直接照着张蕾的抄了一份,如此诚心,张蕾也不是铁石心肠,于是便开始了郎情妾意的美好生活。

原本是一段佳话,谁成想,这才短短两年的功夫,就分道扬镳,让人不无叹息。

“晓棠,我已经都开始计划我们的未来了,甚至愿意毕业后随着他去A市打拼,这人怎么能说变就变了呢。”她哭的伤心极了。

词到用时方恨少,词穷的袁晓棠不知该如何安慰张蕾,倒是穆柳兴致缺缺的来了句。

“你呀就是自己找的,馋嘴的猫让它尝了鲜,肯定就不拿你当回事了呗。”

她说的是他们外出同居的事。

张蕾一听,立时不乐意了,随手抄起个什么东西就扔向了穆柳,就听“啊”的一声,穆柳捂着额头,鲜血汩汩的从手指缝里往外冒,而那只肇事的闹钟咕噜了几咕噜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穆柳,别动。”

袁晓棠一看急了,赶忙找来干净的毛巾给她捂住伤口,余潇潇镇定一些,找来急救箱,可是伤口处的血止不住,无奈下,只有给辅导员打电话,张蕾更是慌了手脚,连连说对不起,而穆柳自始至终来回的就一句话:“完了完了,破相了。”

程延手中的酒喝了不过两口就接到了学生的电话,见他神色匆忙,楚翊不放心的问了句。

“学生出事了?”

“说是打破脑袋了,我得回趟学校,你自己先回去吧。”

楚翊起身拿上外套,随着他一起往外走。

“你喝酒了,坐我的车。”

程延想想也是就没有再推让,出了酒吧,上了楚翊的车。

车上,程延说:“你是咱们同学中年龄最小的,也是最理性的一个,美国那边,摩尔教授多器重你,怎么就选择回来教学了呢?”

“教学不好吗?别小看教师这一职业。”楚翊笑道。

“唉,别给我往沟里带,我自己不也是老师嘛,说正经的,你回来该不会是还没放下吧?”

“你指的是什么?”他的神情有一瞬的停顿,很快又恢复了惯有的和谐。

程延凝视了他一会,摇了摇头,若有所指的说了句:“薛敏要回来了。”

两秒钟的沉默,他淡淡的“嗯”了一声。

一辆白色的SUV停在女生宿舍楼下。

看清车上下来的人,袁晓棠心里暗骂一声,赶紧侧过脸去,旁边的余潇潇惊讶道:“楚老师。”

楚翊礼貌的点头,目光在袁晓棠身上定格了一秒钟,就转头去查验穆柳的伤势。

穆柳一见是楚翊,原本还勇敢的像个战士,一瞬间就成了可怜人士。趁机扯着楚翊的胳膊,各种的喊疼。

辅导员程老师是个没眼力界的,也不管她是哪里疼,抱起来就扔上了车,还不忘跟楚翊交待。

“就去最近的市立医院。”

楚翊应了一声,去开车,这边,袁晓棠三人也想上车,程延考虑到人太多,又见余潇潇还穿着睡衣,而另一个又不是本班的指挥起来不方便,便点名让袁晓棠跟着去。

这个时间,路上的车少,所以他开的就快了一些,期间,程延问她是怎么将自己脑袋伤成这样的,穆柳含糊不清的想说什么,但由于情绪过于激动,她所说的话,程延一句没听明白。

于是这个任务又落到了袁晓棠的身上,思量着不能将张蕾给卖了,就只能将整件事归于一个不小心,索性程延没有再继续追问,不多会就到了医院。

挂号,跑腿,程延指使起她来得心应手。

最后还是楚翊看不下去,帮她去跑了腿,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进了诊疗室。

“医生,伤口会不会留疤,会不会破相?”穆柳最在意的事情莫过于这些。

医生神情有些凝重。

“伤口会不会留疤取决于损伤的深度、感染的程度、自身的体质,当然,医生缝合技术也是考虑因素。”

医生很负责任的将一切可能性给他们讲了个明白透彻,穆柳的脸色开始发白,袁晓棠心中也开始打鼓,这伤口竟然严重到这种程度,禁不住又问了一句:“医生,那您看她需要缝几针啊。”

医生抬头,蓝色的医用口罩上方一双眼睛即便是在这大晚上依旧有神的很。

“她?她不需要缝合,一会消消毒,上点药包扎一下就好。”

“。。。。。”

回去的路上,穆柳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吓死我了,那个医生说那么多,我还以为我要病入膏肓了呢。”

袁晓棠也松了口气,边帮她整理头发,边说:“值夜班嘛,没人聊天容易犯困,体谅体谅。好啦,依旧美美哒。”

穆柳嗯了一声,打了个呵欠伏在她的肩膀上睡了过去。

经过一场虚惊,袁晓棠也有些累了,窗外,各式各样的霓虹灯不知疲倦的闪烁着,都市的灯红酒绿癫狂的让人浮躁,而郊外的夜却要宁静很多,沉淀之下的心才得空看一看天上悬挂的月亮,竟然美的如此专情。

袁晓棠自嘲自己也会有这般矫情的时候,穆柳不合时宜的梦呓了一句,说了什么,谁也没有听清。

“你打算什么时候搬回去?”程延问楚翊。

楚翊瞥了一眼后视镜,袁晓棠此时也正看着镜子中的他,就像是偷糖的孩子被抓了个正着,她眼神倏然晃到了一边。

“不急,最近有些忙,过些时候吧。”

“也好,老人家年纪大了,身边正是需要人的时候。”程延手指有一搭无一搭的在车窗边上敲着。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