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请妻入瓮》请妻入瓮宁王 同人 请妻入瓮年上攻

更新时间:2021-01-26 05:02:42

《请妻入瓮》请妻入瓮宁王 同人 请妻入瓮年上攻 连载中

《请妻入瓮》

来源:作者:兮柔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鄂炳云,简悦

主角叫鄂炳云,简悦的小说是《请妻入瓮》,它的作者是兮柔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刑子墨扭过头去没有理会鄂炳云,自己一个人端着酒杯...展开

《请妻入瓮》免费试读

刑子墨扭过头去没有理会鄂炳云,自己一个人端着酒杯一杯接一杯不停的喝着。

此刻的他被莫名的戳中了心事,顿时心乱如麻。

他又何尝不想找个人来代替那个人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可是那种已经深入骨髓的爱,那种已经融入你生命里的人,又岂能是随随便便一个人就可以替代得了的?

就算骗得了别人也骗不了自己的心,那个人,那三个字,早就已经深入他的骨髓。

“而且我还打听到一件事,小阿娇她老爸给她找了个后妈,据可靠消息那人还是她的同班同学,也就是为这事她才气愤跑我这来买醉的。”

刑子墨看似漠不关心的自己喝自己的酒,可是鄂炳云说的每一句关于简悦的事情其实他都有听在心里的。

他甚至都没有发现,刚才鄂炳云说到陈金枝的时候,他也只是下意识的心烦意乱了一下而已,可当鄂炳云说到简悦的事情之后,他的思绪也就立马跟着转到简悦的事情上来了,完全把陈金枝三个字给抛到了脑后。

都说时间是个好东西,很多当初以为不可或缺的人或事慢慢的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淡忘掉,没什么是真的不可改变的。

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

显然,对于刑子墨而言其实陈金枝三个字已经不再是那么的重要了,只是他自己还没有发现罢了。

鄂炳云解释那么多,目的就是在于为了消除刑子墨对简悦的不好的初印象。

像那种会浓妆艳抹穿着暴露的出现在这种地方还随随便便跟一个男人开/房的女人其实也不一定全部都是坏女人,或许她是有苦衷的。

至少鄂炳云得来的资料里面显示,简悦还是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小姑娘,在这之前并没有任何流连夜店宿醉不归的不良现象。

所以那天绝对绝对只是个意外,试问换做是谁他老爸突然娶了自己同班同学回来要给他做后妈也都难以接受的啊。

“你跟她很熟吗?”刑子墨表示不理解,鄂炳云为什么担心自己会误会简悦的人品呢,她跟他有什么关系吗?

再说了,就算简悦是个洁身自好的大家小姐,也不能改变她在床上风情万种的事实,那种只有实战过才会有的经验和风马蚤根本就是演不来的。

虽然一开始刑子墨只当是那些药物产生的作用,但现在想想,有些自身的反应并不是药物就能控制的。

偏偏床单上的那一抹姹紫嫣红和她的紧致又是不可以作假的,这下倒是换刑子墨百般好奇了。

不得不说,这样的一个女人,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尤物,对于男人来说,是存在着相当大的诱惑力的。

这边鄂炳云解释了半天,结果刑子墨完完全全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无法自拔,对于他的话完全充耳未闻。

鄂炳云泪了,他真的没有对那位小阿娇有任何想法的,天地良心,他只是希望能有个人可以真正的让他的好友脱离情海,彻彻底底的忘了以前的人正儿八经的过日子啊!

好吧!不然说是他又小叔角色入戏太深了也行,他就是看不惯刑子墨这样因为一个女人就荒废了整个人生,绝对绝对没有任何别的意思。

不信,他可以发誓的。

“墨,你听我说,你说我喜欢谁也不可能……”

“对,我不管你喜欢谁都不准喜欢小阿……额,等等,你说她叫什么名字来着?”

鄂炳云,“……”

刑子墨突然站起来打断鄂炳云的话,前半句还气势汹汹的差点吓得他咬舌自尽,结果一说到名字的时候却突然忘了,瞬间软了语气,一冷一热让正在说话被硬生生打断的鄂炳云满脸黑线。

鄂炳云无语的提醒着,“她叫简悦。”虽然他觉得小阿娇这个名字更适合她。

“对,我不管你喜欢谁,但是绝对不可以喜欢简悦。”刑子墨说完之后端来两杯酒,一杯递给鄂炳云,然后自己端着跟他碰完杯之后仰头一饮而尽。

似乎害怕鄂炳云误会,又解释了一句,“因为她先招惹了我,我要让她付出代价。”

他可没忘记,从来都是主动一方的他那天晚上被动了,被一个女人给睡了,那是他生平第一次。

睡完之后不仅不生气还替她收拾,也是他生平第一次。

虽然他也不甘示弱,得到了她的第一次。o(╯□╰)o

刑子墨这会儿不知道咋滴就气不打一处来,浑身上下像是有一股火苗在乱窜,烧的他很想找个人发泄一下。

他也说不上是因为喝多了酒的原因还是太生气的原因,还是说这些火苗其实根本就是来自身体的原因,反正就是各种燥热各种难耐。

【兮柔菇凉云:有一种火叫做yu火!(ˉ﹃ˉ)】

鄂炳云默默的擦着额头的汗,看着刑子墨离开时候那怒火冲天的模样,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好心做错事了。

天地可鉴,他真的是觉得小阿娇其实蛮好的,或许她就是那个可以带着刑子墨脱离情海的人,所以才会多说了几句而已。

他是不是说错了?怎么有种感觉把事情弄糟糕了的错觉。

阿门!鄂炳云默默的替简悦默哀,他不是故意的。

好不容易把藤芷甜的那张十万个为什么的嘴给堵上了,回到家一蹬掉高跟鞋的简悦就往床上扑去。

作孽啊!此刻的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她睡了死党的男人的画面,那画面太美,她真的不想再直视一遍的,都快要让她走火入魔了。

可是冷静下来的简悦又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虽然那天一直没能看清楚那个男人的脸,但是他的声音她还是记得的。

低沉、略显沙哑却又富有磁性,浑厚、性感甚至给人一种安全感……

呸呸呸!

简悦狠狠地敲了一下自己的头,当时的她早就已经是yu火焚身了,一心只想着赶紧找个人来救她,哪里有心情去听声音还听的这么清楚的?

想想自己刚才形容他的那些词,连性感和安全感都听出来了,她一定是如死党所说,被简爸和黎诗雅的事情气的脑子烧糊涂了才会胡思乱想的。

凡事都得往好的方面想才是,说不定其实都是自己误会了呢,就凭那个服务员的一句话,她怎么就可以断定那人就是酒店的老板呢。

对对对,只要不是官杰铭和这个鄂炳云那就行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